[ 中文English]
首页 关于一方 核心产业 新闻中心 视频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相关链接 > 杨越:急需区域创新生态系统规划”

杨越:急需区域创新生态系统规划”

2015中国未来经济论坛”于6月25日在北京召开。一方集团总裁杨越出席并演讲。

发布时间2015-06-28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杨越:很感谢主办者吴总给了我这个交流和学习的机会。今天上午和今天下午我们听了很多专家、学者、领导,关于国家的远见,应该说给企业指明了方向。实际上对企业来讲,我们很清楚创新才是企业的生命线,但是要实现创新还是很难,目前大家可能看到的一些优秀的企业,互相也有竞争,不是他们投的所有项目都成功。另外更大量的是传统企业,传统企业在创新创业方面,特别是大企业要实现转型,要实现创新也很难。目前我们看到的比较优秀的,比如说像海尔、万达[微博]在这上面做的力度比较大,而且成效也比较显著。但是,对大量的中小型企业来讲,在这方面到底该怎么做,应该说还在摸索过程中。

谈到创新,我们不得不谈到美国、日本和深圳。美国是源头创新,垂直领域的创新规划已经变成了大企业来主导,比如说微软[微博]、Google,新兴企业主导了人工智能、云计算。第二个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成为产学研的连接器,大的投行和金控集团,在源头性创新里面发挥主导作用。我们把美国这种创新要素归结为他有健全的创新平台,有资本、有良好的基础研究、充沛的人才,还有创新成果的转化机制和健全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我们看看日本,我们认为日本的创新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政府的强势干预,90年代日本出台一系列的创新立国政策,对于它的科研机构进行整合和规划,确定了日本面向市场的创新研发体系。第二,民间主导的创新模式。特别是多层次投融资渠道,日本八成研发费用都是由民间进行提供的。所以我们总结日本创新要素是政府牵头、企业主导、资本支撑。

待会儿深圳有领导专门讲,我们学习深圳创新模式,深圳是赶超式创新,到现在为止深圳已经建立了一个市场为主导、相对开放、公平、有机的创新生态体系,这个生态体系里面有科研的、人才的、创新产业链、金融全球化配置,实现区域内、系统内、产业链内的共赢。

第二,深圳创新体系里面也是金融和资本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现在不是有没有资金的问题,是资金找不找得到项目的问题。所以我们把深圳的创新要素总结为,基本上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备的创新生态体系,这个体系里面包括金融、科研、人才、产业的全球配置。

咱们国内区域创新发展处于哪一个阶段呢?我们也组织相关的人员进行了研究,我们感觉到现在国内的创新体系的发展应该是以前的政府为主导的创新体系,在逐渐转化为政府与产业龙头企业、大型投资机构、产业链中介组织等创新系统的深度融合,然后有些大型龙头企业已经逐步建立了分属于不同领域的创新生态系统,虽然不多,但是已经开始有了。

我们也分析了创新所涉及的三个主体,政府、企业、资本,这三个主体的核心要素。政府拥有土地,制定政策,掌握大数据,有公共实验室。企业有自己的研发体系,有自己的一些资金,也有人才战略储备,资本有钱,有全球化的资源配置。这三个主体之间有两个共同的交集点,就是产业规划,他们都需要做自己的产业规划和创新规划,特别是一些大型企业和大型资本。这是他们比较做的功课。

第二方面,我讲一讲区域创新的痛点。通过对上述国内外典型创新模式的研究,我们发现市场、企业、资本是创新的主体和关键。我们也从这三个方面谈谈我们对区域创新痛点的一些看法。

市场方面:我们发现创新的主体容易错位。转型过后,政府扶持创新主体,他可以是发动者,他可以是保障者,他可以是政策制定者,但是他一定不是主体,但是很多地方我们看到政府仍然是创新主体。但是政府因为赋予它的功能,他很难了解创新主体的需求,容易出现缺位和错位,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颠倒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或者没有根本解决。

第二,创新战略缺乏清晰定位,这一点尤其明显,在每个地方重复建设园区,都有创新科技园,都有创业大街,但是缺乏总体布局和考虑。

第三,创新体系缺乏整体规划和设计。一般人认为创新是一个随机的、偶然的,就像X光的发现一样,是不能被策划和不能被规划的。但是有一点,大家应该是有共识的,就是创新所需要依赖的土壤,他所需要依赖的生态环境是应该被规划,是应该被策划的。但是这一点上相当多的区域里面缺乏对整个城市和区域创新规划。

第四,实体型创新平台匮乏。什么是实体型创新平台匮乏呢?就是我们研究的多,但是机会和为大家实用的平台很少。

第五,创新氛围零散,不成体系。

企业方面也有自己的问题,现在企业方面追求业务创新,忽略管理创新,现在很多企业在追求互联网,追求风投地但是连自己本身管理都没有抓好,传统行业都没有抓好,然后要拥抱互联网,最后的结局是不容乐观的。第二,高端人才稀缺。第三,虽然资本很多,但是大量资本还是追求短期利益。第四,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

第三,针对创新的痛点,我们提出一个生态系统规划。以上痛点归纳起来有一个共性问题,就是区域创新还处于比较原生态阶段,创新种子成活率不高,我们要为创新的种子提供适合的土壤、水平、温度、光照和优质环境,为创新企业发芽成长。这是我们做的一个生态系统的模型,输入部分是创业企业和小微企业,在众创生态体系里面配套政府、科研机构、资本、企业,最后输出成熟的企业。

我们特点是什么呢?第一,我们有一站式服务,这个服务像超市一样,进去就可以随时提供。第二,定制化。你进来的创业者,因为我们对市场最了解,我们可以为他提供定制化的服务。第三,信用认证。无论是对创业者也好,对资金也好,对政府服务也好,我们要进行信用认证,来促进创新企业快速成长。投资主体与政府联合、构建完整创业生态系统,使企业长得大,留得住。基于以上探索,我们已在北大[微博]国发院和新华社指导下,我们希望联合政府、科研院所、创新产业链的其他相关单位形成创新协作关系,创建创新规划研究院,通过对创新区域、创业企业的研究和探索,针对不同区域特点,以最大效率将政府和企业整合起来,助力科技生态系统的建设。